海报直击丨对话滇池卫士张正祥:领导就在滇池边 为何督察组来了才制止开发?

play stop

mute max volume

 

 

repeat

 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 吴军林 解强民 云南昆明报道

  生态环境部通报“云南昆明晋宁长腰山过度开发 严重影响滇池生态系统完整性”典型案例后,曾获2009年感动中国人物的滇池卫士张正祥说,当时就看到了通报,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,但他没想到通报来得这么突然。

  “我2012年就开始举报了。”张正祥很愤怒,他吼道,省市领导之前哪里去了?为什么要等到长腰山变成“水泥山”,等到中央环保督察组来了,才来制止?省市领导就在滇池边,不知道长腰山变成“水泥山”?

  目前,长腰山片区建筑拆除、面山绿化工作正在推进。但张正祥并不看好,他说,以前的长腰山有多样性的生态,峰峦叠翠、松声涛涛、鸟语花香、山欢水笑、谷幽泉美,是山水林田湖草共同体。现在拆建筑最多是把建筑垃圾拉走,再种上树,这根本不是恢复,只是人的眼睛看到绿化了,山水林田湖草在哪里?山不会笑了,山欢水笑需要大树,要松声涛涛,同样,没有水也笑不起来。

  5月11日下午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来到张正祥栖身的昆明某小山庄。领着记者往家中走时,近500米的距离,他健步如飞,把两名记者甩在身后,走完全程也未见他喘粗气。记者戏言他不像74岁的老人时,他突然提高嗓门,声音像是从喉咙里炸出来一样,“我的任务没有完成,不能老,不能倒下去,一定要战斗。”

  “我的任务就是保护滇池、保护生态环境、保护人类的家园。”张正祥高昂着嗓门仿佛在宣誓,全然不在乎村里人看他。

海报直击丨对话滇池卫士张正祥:领导就在滇池边 为何督察组来了才制止开发?

滇池一角

  当天下午,张正祥几乎持续用这种像是从喉咙里炸出来的声音与记者对谈,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。关于滇池,他有说不完的话,有时记者不得不切换话题来打断他。说到动情处,他会快速舞动双手、晃动身体,丝毫不见老态。

  可当他借住房子的房东到来时,他的声音明显平和低缓了许多。张正祥自承,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关注滇池保护,他就变得易怒,说起滇池来动辄提高嗓门。他把几乎所有滇池周边的开发都形容为坏人干的事。

  张正祥说,自己对滇池近乎偏执的爱是出于报恩心态。他7岁成为孤儿后,躲到滇池畔的西山,吃野果、睡大树、住溶洞、喝山泉,直到14岁才回归社会。后来,滇池的鱼虾、海菜花成为他丰富的养猪饲料,使他在上世纪70年代就成为收入丰盈的养殖大户。他总说,西山是他父亲,滇池是他母亲,谁敢破坏滇池和西山,他就要拼命。

  多年来,他举报、战斗,扳倒多家向滇池排污的企业以及滇池周边的采石场。2002年,为阻止矿主在滇池边的西山上采矿、破坏植被,他前往拍照取证,被矿主的重型卡车所撞,右手粉碎性骨折,以致现在手腕处尺骨茎突位置都是平的,而且右眼近乎失明。他堂吉诃德式的战斗事迹被媒体广为报道,2011年还登上了国家形象宣传片。

海报直击丨对话滇池卫士张正祥:领导就在滇池边 为何督察组来了才制止开发?

张正祥穿着泛旧的夹克、衬衫,裤子膝盖处已有些发亮。他说,平时穿的是破烂衣服,因接受采访才特意穿上现在这身,穿着“叫花子”衣服跟滇池卫士的形象不协调

  现在,张正祥仍然坚持“巡视”滇池,他对滇池面积变化和滇池畔的长腰山、西山面积等数据张口就来。除此之外,他的生活就是整理材料举报滇池边的破坏性开发。他坚持认为,《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》应该突出“保护”,而条例规定,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可以建设健康养老、健身休闲等生态旅游、文化项目,就是留了空子,“好人坏人都可以用。”

海报直击丨对话滇池卫士张正祥:领导就在滇池边 为何督察组来了才制止开发?

滇池畔长腰山上密密麻麻的建筑

  可他的个人生活完全可说是妻离子散。因他这种“战斗”生活,家财耗尽,两任妻子离他而去,独子因屡次被上门报复吓出精神病,3个女儿也因父亲与人结怨,“走了,没有了。”

  “我不怕与人结怨。但我对我的家庭有罪、有愧,内疚,对不起他们。”这是张正祥少有的语气低落的时候。但他坚信,对人类、对环保,自己永远是骄傲的。包括对他眼中的“坏人”,也是有功的。“没有好的生态,没有好的环境,没有好的空气,你怎么生存?你穿得再好,不敢出去,出去一身灰;没有好的空气,你会生病;没有好的环境,你也不幸福。”

  以下为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对张正祥的专访:

  关于保护滇池的战斗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枣庄节能监察网http://www.zzjnjc.cn